孔子对曰

2019-11-27 04:58 来源:未知

图片 1

鲁国实权派人物季康子曾问孔子,仲由、端木赐、冉求可使从政也与?孔子很有信心地说由也果赐也达求也艺,于从政有什么难的?弟子也多人问政,其中就有被孔子称为达的端木赐。孔子回答他: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勾勒了三驾马车的理政思路。但子贡喜欢刨根究底,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孔子以为三驾马车当有轻重主次。 食为政首犹可弃。孔子尚古,无需讳言,不仅自述信而好古,还赞美敬授民时的尧。孔子以为尧成功之道在于所重民、食、丧、祭。 民、食之所以为重,朱熹解释,民,国之本也。食,民之命也,都属国本。我们源远流长的农耕文化发轫之际便已孕育仁爱。在今天食也仍是国家重要战略储备物资。然而在孔子眼里,足食更关乎百姓生存,是老有所终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的物资保障,是仁之首务。无食则无民,有食则国安。孔子讲修己,但修己不是目的,安百姓才是目的。三驾马车食当然是主驾。 可如此重要的食却可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去之。信誉如生死,宁肯死于无食,不能死于无信。人格刚,国格也要刚。何况老话说得好,人心齐泰山移。 足兵为要仍可弃。禹以后,城郭沟池以为固,兵免不了了。但《论语述而》记子之所慎:齐、战、疾。兵戎战事虽系护国守民之务,但毕竟要流血。《书康诰》记周公告诫卫康叔,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周公之意,孔子领会深刻,于《孝经圣治》说:天地之性,惟人为贵。因而,孔子慎而少言兵,翻遍《论语》也仅见三五处。一是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反对不加训练拉民做炮灰。二是孔子曰:善人教民七年,亦可以即戎矣。古人三载考绩,七年已踰再考,此乃言其久。习兵练武七年,当今军校本硕连读也完成了,孔子要的是民可战但不伤亡或者少伤亡的必要保证。三是卫灵公问陈于孔子,孔子对曰:俎豆之事,则尝闻之矣;军旅之事,未之学也。明日遂行。孔子于卫灵公话语中听出心思有战,不能苟同,带众弟子离开卫国。孔子不能接受君好战而由百姓去偿付战争的代价,去兵自是首选了。 但孔子也并不讳言兵。于邦国言,孔子说:臣闻有文事者必有武备,有武事者必有文备。《孔子世家》就记齐鲁夹谷会盟,孔子为鲁司寇便武助 文事。于天下言,孔子说:天下有道,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天下无道,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孔子言足兵,但一定是天讨有罪,使之绝恶,比如汤伐桀,武王伐商纣,顺乎天而应乎人。 救无辜,伐有罪,兵也并非唯一途径。近者悦,远者来,孔子以为美政。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孔子认为这样的途径最理想。《论语》就记孔子赞管仲,如其仁!如其仁!理由便是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不用兵而天下安,讲信修睦,信而胜兵,历史经验多证之。 民信之,信不可失。《论语》中孔子与弟子论信并不多,仅有38处,远不及仁知和君子。但孔子却认为兵食可去,而信不可失。视信为理政和做人的根基。 信之所以是一切人事的基本原则,在于信,诚也。信谓人言,言为心声。在心要真,合意为信,孔子极为看重。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故要先行其言,而后从之。相反,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先进》篇还记南容三复白圭,孔子以其兄之子妻之。《诗》曰: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意如一言九鼎驷马难追。南荣反复诵读,孔子便将自己的侄女嫁给了南荣。孔子认为治国治家一理,必要重诚信之人。 有一次子贡问士,并又接二连三敢问莫次。孔子说:言必信,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一诺千金竟勉强可以算做末一等的士,何故?有位很像孔子的弟子有子说:信近于义,言可复也。用刘宝楠的话说:义所在,则言必信,行必果;义所不在,则言不必信,行不必果。 诚信时常互训。《论语》说: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因而子以四教:文,行,忠,信。此夫子教人以学文修行而存忠信也。孔子仁以为己任,授徒力行之,信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01.net-301.net新葡亰最新网址发布于301.net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孔子对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