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志愿护鸟队长年在冠头岭上巡护,年过半百的老彭

2019-11-23 16:47 来源:未知

系紧鞋带,挎上背包,拎上自泡的降脂茶,蹬响摩托,准备上山。

新华社南宁11月22日电“鸟类是珍贵的自然精灵,现在人们逐渐认识到这一点,捕鸟的人越来越少了。”近日,在“千年鸟道”广西北海市冠头岭,民间护鸟人赵红旭讲述了当地“鸟人”为南迁候鸟打起“保卫战”的故事。

年过半百的老彭,习惯性地扶扶眼镜,仰头望了望大山之上的白云、夕阳。“老伙计”黄狗,围着老彭转悠着,似乎知道又将有两天的别离。

全球每年有数十亿只候鸟进行洲际迁徙,8条迁徙路线中有3条经过中国。广西北海就位于东亚-澳大利亚全球候鸟迁徙路线上,是许多南飞候鸟的迁徙通道和“服务区”。

这是九月一个周末。老彭清理完手头工作,按照约定,该和另外一位志愿者“虎哥”去护鸟站值班了。

据广西鸟类专家孙仁杰介绍,进入秋天,每年有近百万只候鸟自西伯利亚、内蒙古草原一带迁徙而来。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2015年的监测数据显示,9月底至11月初,从北海市冠头岭地区上空迁徙或停歇的猛禽超过20多种8000多只。不少专家认为,冠头岭是“国内能看到迁徙猛禽最多的地方”。

老彭要去的山群叫做“茶盘印”,是湘中偏西雪峰山的一支余脉。这里三县交界,耸立多座高峰。全球几条鸟类迁徙大道中的一条正好从这里经过。每年到季节,路经此地的鸟类达九十多种,其中国家二级保护鸟类达十多种。

过去,北海当地有着秋季食鸟进补的风俗,美丽的冠头岭上,居民多猎鹰售卖,形成了多年的捕鸟习惯。而今年的冠头岭却不同往常:民间护鸟人上山监护,观鸟爱好者接踵而来,专业猎鸟人不见踪影。

摩托车在盘山道的“肘弯”上爬行攀援。路边闪过山茶树和野茼蒿、马兰的影子,枫叶青中转红。翻越过吴家冲、大湾等几个村后,木山铺半山腰里的“哨卡”——那栋灰白色的农舍映入老彭眼帘。

“近两年,冠头岭上的枪声明显减少,想钻空子的猎鸟人往往还没开始行动就会被驱赶。”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监测人员赵兴锋称,民间志愿护鸟队长年在冠头岭上巡护,密切关注非法偷猎者的行踪或偷猎行为。

农舍门前挂着绿底的和金底的两块牌子,醒目地标示着省、市志愿者护鸟站字样。老彭摘下头盔,将车支在堆满劈柴的棚架下,然后掬起山泉水洗了把脸,疲惫顿消。长长地喊声“虎哥——”,屋里传来瓮声瓮气的应答。“虎哥”是位山民,腿有点毛病。昔日捕猎飞禽走兽,被火药所伤后幡然醒悟,加入了护鸟队伍。护鸟站租住的两间房子面积不大,却预备了四张上下铺铁床。鸟儿迁徙时节,一般是两人或四人在此值守,最多的时候是八人。老彭心中有数呢:大学生“眼镜”喜欢睡靠窗的上铺,做生意的“长腿”喜欢占领门口的下铺,教书的“夫子”喜欢与老彭对铺……

这支由400多人组成的民间护鸟队,有着强烈的正义感,行动起来时而强势时而柔和,被当地人称为“鸟人”。

从站点往远方眺望,一片呈南北走向的大峡谷展开在邃远的天幕下,青山苍莽,梯田叠金,铺着青石板的茶马古道隐约其间。这里正是鸟儿迁徙的大道。护鸟站驻扎在峡谷“豁口”边,可以便利地观察几个山头。

2010年起,每年入秋后,“鸟人”每天都会上山巡护,协助林业部门、森林公安开展护鸟行动。今年9月初,为了与非法偷猎者争夺“阵地”,“鸟人”还用GPS将冠头岭上58个非法偷猎者的打鸟点进行定位,定期派志愿者和观鸟爱好者“占领”,将其逐渐变成游客的观鸟点。10月底,北海市经多方努力在7个观鸟点上举办了首届“赏鹰节”,来自国内外的200多名观鸟爱好者闻讯前来。

说起来,老彭自己也没有想到会与茶盘印山群结缘。他生长在大山那边的山脚下,听着潺潺溪声长大,听着牛的哞叫和地头沟边的鹭鸣长大,听着院子里“白胡子”们讲的爱护动物的故事长大。成人后,他热心公益事业,积极参加了环保、助学好几个公益组织,而且小有名气。

“护鸟当然不能完全硬碰硬,如何转变市民的观念以形成压倒性力量,是我们考虑最多的问题。”有着近10年护鸟经验的北海市民间志愿者协会会长许海鸥说,公众教育是保护候鸟的必备手段,通过吸收大学生志愿者、组团进社区进小学宣讲、市内免费赏鸟等活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市民对鸟类的认识,同时也壮大了北海民间护鸟队伍。

与茶盘印山群结缘,完全因为那里的“鸟”。

得益于民间护鸟人的爱心护航,近两年来,候鸟迁徙季的冠头岭枪声大幅减少,天空多次呈现上千只鹰形成的“鹰河”迁徙的壮观场景。

一天,老彭看到开酒店的好友弄来一麻袋鹭鸟,得意洋洋地炫耀是从“千年鸟道”茶盘印收购来的。他朝着老彭诡秘地笑笑说:“大好人呃,捉鸟才是条发财的路子呢!”详细了解后老彭才知道,有人在鸟儿迁徙的夜晚用聚光灯或火把引诱鸟儿,然后挥起竹竿将其击昏塞进麻袋……

老彭的心像是受到一拳猛击!

2013年,鸟儿迁徙季节,省市护鸟协会与老彭联络上了。老彭决心独闯“千年鸟道”。

周末,老彭骑着那辆破旧的摩托出发了。奔波近四十里山路后,来到“千年鸟道”。老彭个头较矮,身形肥胖,又有膝关节炎,上山就觉吃力。但他没有退缩,用弯刀削了根竹棍拄着,揪着古藤,爬一段就歇歇。夜色渐浓,老彭睁大了警惕的眼睛。终于,听到一阵鸟声浩荡而来,回荡在静寂的夜空。就在这时,山洼里,山坡上,一盏一盏灯突然冒了出来。老彭急得跺脚大叫,但是,喊声很快淹没在一片鸟儿的凄鸣声里……

一两年里,老彭连续十五次进山,基本摸清了这里候鸟迁徙和捕猎者的习性。譬如,迁徙的鸟类中长脖子的居多,鹭类迁徙较早,大雁和天鹅类相对较迟但吸引力更大;晴夜鸟飞得高,诱捕者不易得手;阴雨天,有雾,鸟儿翅膀沉重,贴地较近,就危机重重;刮风时,鸟儿敌不过反方向风力,爬上“豁口”又被挡回,只能悬在空中盘旋;有水的地方,网猎尤多……

捕鸟者恨老彭,认为靠山吃山,乃古来山俗,老彭是在“管闲事”“断财路”。老彭的额头上,至今能看到一小块因冲突而留下的疤痕。他平静而诙谐地说,疤痕无所谓,只愿它化作一颗为鸟儿照路的星星……

老彭将摸到的第一手资料反馈给相关部门,得到高度重视。政府很快在山上设立了一个护鸟站。他决心发动更多的志愿者加入护鸟队伍,利用休息时间四处奔走,身影出现在各地志愿者网群,出现在林业单位,出现在各类护鸟培训班。终于,“千年鸟道”上成立了第一个市级志愿者护鸟站点,省级志愿者护鸟站也随即揭牌,报名志愿者现已增至百余人。守护者们在老彭的带领下庄严宣誓。经费缺乏,也没什么报酬,志愿者采取宣传、巡逻、举报等方式护鸟。有时他们带着干粮,打着手电,踏着夜露巡山,一直坚持到十二点以后,直到鸟儿们扑扑飞往远山。

老彭并不在意有多少赞誉。因为他的守护只是为了一个绿水青山梦,因为他明白脚下的山路有多长。除了心爱的本职工作,老彭最喜欢仰起头来,凝望大山之上布满繁星的天空……

夜幕再一次降临。此刻,老彭和“虎哥”收拾好行装,毅然走进宽阔的夜色里。背影,与山峰融为一体。

老彭,只是一位普通的中学教师。他郑重地告诉我,自己打算开一个志愿者护鸟公众号,并想好了名字:“绿色星星”。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01.net-301.net新葡亰最新网址发布于301.net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民间志愿护鸟队长年在冠头岭上巡护,年过半百的老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