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爱这么些圈子的小说家群,世界夏族科学幻想协会和整个世界华语科学幻想星云奖开创者之生龙活虎

2019-11-23 16:48 来源:未知

图片 1

董仁威 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和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创始人之一,世界华人科幻协会监事长,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荣誉理事。

科幻史:七届华语科幻星云嘉年华纪实连载

记者:刘慈欣《三体》获得雨果奖,是否可以看作是中国科幻文学发展的一个分界线?

成都工作组在我的率领下,晚会总导演程婧波、我的助理阿贤,还有工作人员杨枫、陈丽萍,今天乘机来到北京,与苦战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新华网工作组、壹天幻象影视公司工作组会师,作最后的冲刺。

董仁威:这是中国科幻走向世界的一个分界线,所以,科幻界许多人都在讨论《三体》之后的中国科幻。今年9月10日-11日,"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嘉年华暨颁奖典礼"将在北京举办,主题词便是"中国科幻再出发",意味着《三体》之后,中国科幻将抱团出发,迈向集体走向世界。

2010年初,正是在一次四川省科普作协的聚会上,《科幻世界》杂志社主编姚海军跟我提出创办华语科幻星云奖的想法,我觉得中国科幻如果没有有效的组织和外部推广,就不能真正把它做好,我们的确需要有一个真正的、具有全国影响力的活动和奖项把所有科幻人团结起来。我们一拍即合,又很快找到在北京师范大学从事科幻教学多年、跟国内外作家非常熟悉的吴岩教授,我们决定把全世界的华语科幻力量发动起来,并开始谋划举办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

不过,从科幻史的角度出发,我并不认为《三体》的走红是中国科幻发展的一个历史性的分界线。

想要在中国本土对全世界华人科幻创作进行年度的检阅,还想要通过颁奖的形式影响全社会对这个领域的看法,关注这个领域的作家,使这个领域得到提升,我们的野心可能过分巨大。但是,我们相信在今天的中国,只要有梦想,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办到。

我也一直不赞成这种说法,就是刘慈欣一个人把中国科幻推向世界。这种说法是不全面的。刘慈欣确实有很重大的作用和功劳,但和他齐步走的有一批人,不少作品正在逐步走向世界,只不过他先走了一步,打好了基础,后面会跟着几十个人的队伍。郝景芳不是已入围雨果奖了吗?

吴岩在一届颁奖礼上致辞

这个队伍和美国比起来小,但在中国是不小的。中国科幻在1983年有一个高潮,包括郑文光、叶永烈、童恩正、萧建亨、刘兴诗、金涛、王晓达、魏雅华等一批人。当时的科幻作家也不过几十个人。现在的作家也是以几十个人为主的,而且我们现在更接近世界。

第一届颁奖礼最终落户在成都一家不那么有名的电影院。由成都奇影动漫公司的总经理付胜资助5千元租用一个小电影院做颁奖典礼场所。小电影院就小电影院吧。我们珍惜这个好的开始。为了让科幻作家都能得到社会的尊重,我们从第一届起,就在作家进场的大路铺上了红地毯,要让这些创造者像明星一样获得观众和读者的喝彩。

记者:能不能请您介绍一下国内科幻作家的发展,包括他们创作发展的脉络?

刘宇昆与刘慈欣出席华语科幻星云奖红毯礼

董仁威:好的。其实中国科幻很久之前就已经走向世界了。这位被世界所认可的作家是郑文光。我从1979年开始就对他进行不间断的追踪采访,直至他去世。郑文光写了很多具有世界水准的优秀小说,比如《地球的镜像》《大洋深处》《战神的后裔》等,被国外大量翻译。美、日电台曾对他作专题报道,许多外国人也来当他的研究生。20世纪80年代,中国出了一批非常优秀的科幻作家,从郑永光到童恩正、刘兴诗、肖建亨、叶永烈、金涛、王晓达、魏雅华等,有几十个。经过十多年沉寂,在20世纪90年代末又出现了一批有影响力的科幻作家,被理论界称为新生代科幻作家。我非常冒昧地封了新生代的“四大天王”。第一个是刘慈欣,我称他为“中国当代科幻第一人”,第二个是韩松,他的科幻小说文学性很高,他的长篇科幻小说《红色海洋》是一部具有世界水准的科幻小说。第三个是王晋康,他年纪比较大,但他是新生代科幻作家的领头羊。他从给儿子讲科幻故事开始,不受前辈科幻作家的影响,创立了“核心科幻”流派,独领风骚十余年。第四个是何夕,我也写过他的评传,称他是“中国当代言情科幻第一人”。当年他写《爱别离》,在《科幻世界》发表连载时,成百万的科幻迷一期接一期看,跟着主人公哭,跟着主人公笑。他写的是宇宙背景下的爱情,非常动人。《光雾》中描述正反世界的一对恋人,两个永远不能相见的恋人,为了要相见,不惜一起毁灭。故事非常震撼人心。新生代科幻作家中,吴岩、潘海天、柳文扬、杨平、赵海虹、凌晨、北星、谭剑等也很出色。

到今天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总共举行了七届,还有一届科幻电影星云奖。

在新生代科幻作家的带动下,又陆续出现了一批更年青的科幻作家,我们称之为“更新代”。《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以及中国科幻理论界学者吴岩不仅是新生代科幻作家,也是这批“更新代”及后起的新锐科幻作家的头。

历数七届华语科幻星云奖的进步,届届有所提高。从一个到多个,从少数人参加到多数人参加,从不专业到专业,从没有资本关注到资本开始进入。我们正在逐渐走向一个科幻繁荣的新天地。

在这一批“80后”“90后”的新锐科幻作家中,我曾经列出"十大新锐科幻作家”,科幻界有人同意有的人不同意。我根据当前的情况,再一次列出至今还保持创作活力的中国十大新锐科幻作家,准备再一次接受质疑。这十名作家,我第一个推荐“核心科幻”流派新的旗手,上海的江波,他写作出版了长篇科幻小说《银河之心》三部曲。科幻作家韩松认为,将这“三部曲”放在雨果奖或星云奖的行列,也不为过。我还要特别推荐科幻现实主义的倡导者,更新代科幻作家的旗手,北京的陈楸帆,他的科幻小说文彩斐然,文学性强,很多作品译成外文在世界流行,是中国追逐雨果奖和星云奖的主力选手之一。此外,我还要重点推荐在英国权威学术刊物《自然》上发表科幻小说的陕西女作家夏笳(王瑶)、作品上了《人民文学》封面的四川女作家程婧波、入围雨果奖的女作家郝景芳、四川的女作家迟卉、写《三体》续集的宝树、北京的飞氘,以及张冉、阿缺。梁清散、墨熊、郑军、拉拉、萧星寒、平宗奇、李伍薫、狐习、李志伟、萧源、刘宇昆,在全球华语科幻圈内也是很优秀的科幻作家。

在我们举办民间科幻奖项的时候,逐渐引起了社会的关注,一些有识之士和企业事业单位陆续参与、支持华语科幻星云奖的活动,一、二、三届有付胜的成都奇影动漫公司、高辉的“看书网”、人民邮电出版社、四川科技馆,《科幻世界》杂志社,四届有希望出版社,五届有姬十三的“果壳网”,六届有古敏的“科幻星云网”。特别是七届,由于新华网和北京壹天文化的加入,媒体与资本的力量,使这个民间科幻奖项完成蝶变,影响力呈几何级数迅速增长,从此迈上了产业化及建设国际化大奖的征程。

记者:我之前查阅了很多介绍您的资料,但是我看完之后糊涂了,不知道怎样介绍您。我觉得“杂家”这个词也许概括会比较准确一些。好像什么都做,不仅仅是写科幻小说。

更为重要的是,华语科幻从业者在华语科幻星云奖的旗帜下聚集起来,把这个奖作为共同的事业,当成自己的事来办。每届评奖活动的组委会越来越大,至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由科幻界精英组成的组委会成员扩大至80余人,并通过新建立的科幻社团代表投票人制度把全国几十个高校科幻社团的科幻爱好者发动起来。首届华语科幻电影星云奖则集合了科幻界及电影界的精英组成的组委会委员达106人,他们通过全球微信会议,积极发言,献计献策,制定章程,推荐每年的优秀作品和先进个人,决定入围者,使两个奖项成为科幻人与科幻电影人自己的奖项。他们的主人翁责任感,加上专业化的评委会严格把关,促使华语科幻星云奖在公开、公正、透明、专业的原则基础上,公信力日益提高。

董仁威:是呀,只要对社会有用,社会需要我做,我都做。不但是做科幻科普,我也当过工厂的技术副厂长,做过企业,很多行业我都干过。

我因为血糖值很高,心脏也有异像,天天打胰岛素、吃救心丸。为了能坚持开会,我先住进壹天幻象影视公司董事长甘伟康为我在中国传媒大学宾馆预订的套房里养病,成都工作组则在程婧波、阿贤的带领下,住在新华网附近的汉庭酒店,在新华网姚予疆的统一率领下,融入主办三方紧张的不分的夜的会前准备工作中。

记者:那您大概是什么时候走上写作这条道路的?

新华网姚予疆与北京壹天公司甘伟康获七届特别贡献奖

董仁威:我是四川大学的生物系细胞学的研究生。1968年毕业的时候,分配没有对口。我被分配到一个工厂去工作,用不上我热爱的生物学知识了。我就想用笔来写吧,把我所知道的生物学知识传播给大家。1979年,我开始写科普著作,也写科幻小说。第一篇科幻小说发表在《科幻世界》杂志的前身《科学文艺》上,叫《分子手术刀》。

程婧波和阿贤,下午4时刚放下行李,还没来得及休息进餐,就被姚予疆召到新华网。在那里,与付方明、李轶男为主的新华网工作组,与余波、王玟雅为主的壹天工作组,在姚总的统一指挥下,挑灯夜战,让总导演程婧波和副导演阿贤,在随后的5天中,几乎夜不能寐,食不甘味,最终达到完美主义者姚总的要求,开了一个高层次的近乎完美的盛会。我们成都工作组,作为主办方的核心力量,为保证七届华语科幻星云奖嘉年华的成功,倾尽全力。特别是我的左膀右臂,程婧波和阿贤,晚会总导演和活动总协调,还有我的“左脚”和“右脚”,两个“跑腿”的协会办公室副主任,在我的头脑指挥下,合成一体,几近于疯狂地在会场内外“上蹿下跳”、“马不停蹄”地奔跑,补漏洞,堵“枪眼”,化危机。我们协会的科幻志愿者在雷永青、周敬之的率领下,不显山不露水,默默奉献,保证了场场活动热闹、好看,成功、圆满。

记者:除了科幻之外,您还从事了哪些方面的创作呢?

全部活动结束后,受到一致好评。我服了,不是服我自己,而是服了新华网的姚总,我的好兄弟姚予疆。起初我对他那暴燥的脾气是有看法的,气得有时我不想见到他。他打电话我不理,他急了,不断向我解释,设法哄我高兴。他虽然脾气不太好,动辄吹胡子瞪眼,但他对我们的华语科幻星云奖充满激情。他一心要把我们的这个奖从科幻圈内的自娱自乐,提升到大众化、专业化、国际化的水准。他做到了。科幻嘉年华和七届华语科幻星云奖开幕式及“科幻•中国与世界”国际科幻高峰论坛,每一个环节,他事必恭亲,不仅管台上,还要管台下。台下的观众坐得满满的,上千人的会场座无虚席,这在国内外的论坛上都是罕见的。台上更是高大上,开幕式请来四个副部长级嘉宾为之剪彩,第一环节我们共同请来三国四方国际最高水准的中美日星云奖主席及雨果奖主席,进行了高水平的对话,并且釆用非常优秀的同声传翻,使中外对话流畅,精彩绝伦;

董仁威:主要是科普,我写了86部科普作品,主要是写我熟悉的生物专业,如《生物工程趣谈》《破译生命密码》《转基因技术漫谈》《"人类在自然界中的位置"解读》等一系列生命科学方面的普及图书。第二类是科学家的传记文学,如《达尔文》《李时珍》,这些书辑入了《中外著名科学家的故事》丛书中,这套丛书获得了中国图书奖、冰心儿童图书奖,还被评为中国科协成立50周年以来最受读者欢迎的十部图书之一。我还写小说,出版了《花朝门》《狂人情书》这两部长篇小说。我什么都写,什么都没写好。

华语科幻星云奖三位创始人与日本星云赏会长、美国星云奖主席、世界雨果奖联合主席进行圆桌对话

记者:那为什么始终不忘情科幻呢?

第二环节请来科学家和科幻作家对话,著名心理学家和刘慈欣关于人工智能的对话成为一大亮点;第三环节同壹天公司一起,请来中外科幻电影从业者,特别是美国好莱坞特效大师,进行了一场水平很高的关于发展国产科幻电影的演讲会。他团队中的新华网科普信息化事业部总监付方明、“科幻空间”项目负责人李轶男,同他一样是“忘命徒”,不仅会前几个月忘命奔波,会议期间更是累坏了身体,付方明“失聪症”发作,医生警告他若继续熬夜,耳朵不保。他顾不得这些,继续日夜操劳,成为大会组织事实上的主心骨、“平衡器”,李轶男累得失声,在大会圆满结束后,为维持散场秩序,还被人狠狠地咬了一口。壹天文化工作组,默默奉献,不仅为论坛准备了一组电影界人士高端对话,为颁奖典礼奉献了一个很受欢迎的“银河之外”节目,还承办了盛大的中外嘉宾欢聚一堂的高档宴会。开幕式、国际论坛、作家集体签名售书及颁奖典礼完美无暇,在完美无暇背后藏着筹办三方工作人员的汗水、泪水及无以言表的极度辛劳,这是以完美主义者姚予疆兄弟为首的三个主办方团队共同完成的杰作,必将永载史册!

董仁威:科幻,一直是我心中的最爱。我也写过十多篇科幻小说,如《世界科幻博览》上发表的《基因武器大战智能疫苗》《智力放大器》《飞天》等,最近,我的短篇科幻小说集正在准备编辑出版。不过,我的科幻小说写得少,水平不高,不足挂齿。

科幻史:七届华语科幻星云嘉年华纪实连载

记者:那怎么想到要创立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呢?

开幕式及“科幻•中国与世界”国际科幻高峰论坛的三大亮点:

董仁威:2009年,我同吴岩、姚海军等发起建立了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开始是在以我为主要创始人的世界华人科普作家建立了一个"世界华人科幻分会",后来,我将之独立出来,以我为董事长的时光幻象香港公司的名义在香港注册了世界华人科幻协会,同时,在姚海军的建议下,我同姚海军、吴岩一起,在韩松、程婧波、董晶、杨枫等人的支持和共同努力下,创建了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把全球华人科幻作家和科幻爱好者团结在一起,共同繁荣我们华人的科幻事业。

开幕式

记者: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已举办了六届,很不容易吧?

一、四个副部级领导出席开幕式,政府高官与民间科幻组织的平民代表、华语科幻星云奖创始人之一同台启动开幕按纽,象征官民合一,共同促进中国科幻事业的发展。

董仁威:确实很不容易。在中国办一个民间的奖,全靠一帮科幻志愿者,肯定困难重重。但由于全球华语科幻人的支持,越办规模越大,前三届在成都办,第四届在太原办,第五届在北京办,第六届又回到成都办。第七届将在北京办,今后可能还会轮流在中国各地,乃至世界各地办,影响力将越来越大。开始几届,经费是最大的问题,科幻作家和科幻迷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韩松把他的一本书一万元的稿费都捐出来。不仅有经济的困难,还有一些其他的困难,我们都一一克服。

二、新华社副社长刘思扬的讲话,表明新华社承认了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该奖项成为国家层面支持的华语科幻大奖。

记者:在中国科协九大上,宣布在五年内“设立国家科幻奖项,成立全国科幻社团组织,兴办国际科幻节,支持建设科幻产业园”,作为民间科幻奖项“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创始人之一,你觉得这对于你们是正能量吗?

刘副社长说:今年新华网首次承办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这是中国科幻领域的里程碑性事件。

董仁威: 国家设立科幻奖项,是一件大好事,我们衷心拥护,全力支持。民间办有民间办的长处,有自己的生存之道。政府办有政府办的优势。协调得好,国家奖项与民间奖项可以相辅相存,一加一等于三。

新华社副社长、党组成员刘思扬在开幕式上致辞

记者:您对下一步的科幻活动有何打算?

刘副社长还说:未来,新华网还将利用资源优势、资本力量,为科幻产业搭建平台,助力产业链条拓展延伸,推动中国科幻走向繁荣发展,走上国际舞台。

董仁威:由新华网股份有限公司与成都时光幻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了联合主办2016-2020年五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和科幻电影星云奖的合作协议书。大家一起推动中国科幻事业的发展。真是形势大好。我们目前正准备下好几步大棋。

三、三国四方的国际科幻高层论坛,使华语科幻星云奖走上国际舞台,为成为与美国星云奖、日本星云赏、世界科幻大会雨果奖并驾齐驱的国际大奖,奠定了基础,开了一个好头。

第一步棋是在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嘉年华及颁奖典礼上,请来美国星云奖(美国科幻奇幻协会)主席、日本星云赏(日本科幻作家俱乐部)会长、世界雨果奖(2017年世界科幻大会)主席,与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主席一起,召开“中国科幻再出发—世界科幻大奖高峰论坛”,学习世界科幻大奖的经验,把我们的奖逐步提升到国际公认的科幻大奖水平。

在这次高峰论坛的第一单元:“世界科幻之巅”中,华语科幻星云奖创始人作为中国代表与美国科幻奇幻作家协会主席凯特•兰博分别作了主题发言。中国、美国、日本的星云奖主席会长与世界科幻大会雨果奖联合主席开展了圆桌对话。

第二步棋是,组织40多名著名科幻作家举办集体签名售书活动。通过这个活动,向世界表明:中国科幻有一个能与国际接轨的强大团队。初步确定参加集体签名售书的48人名单包括:刘慈欣、韩松、王晋康、刘兴诗、吴岩、姚海军、何夕、江波、江晓原、陈楸帆、郝景芳、潘海天、夏笳、程婧波、飞氘、杨平、凌晨、宝树、张冉、阿缺、董仁威、梁清散、李伍薫、平宗奇、郑军、北星、超侠、陆杨、伍剑、萧星寒、银河行星、李广益、墨熊、拉拉、周敬之、王佃亮、赵海虹、刘洋、张文敬、姜永育、江晓原、吕哲、成全、蔡骏、胡绍晏、郑重、任冬梅、王卫英。

中美日星云奖与雨果奖会长、主席圆桌会议

记者:请介绍一下这48人。

凯特•兰博主席说:我非常欣赏很多的中国科幻作家,比如说刘慈欣和郝景芳就是非常好的代表,我也期待着能够读到更多中国作者的作品,也希望未来科幻作品可以对世界文学产生更大的影响。

董仁威:这48人中,除了前面提到的中生代、新生代、更新代代表作家外,还有一支以吴岩为领军人物的科幻评论队伍,如姚海军、韩松、江晓原、任冬梅、李广益、梁清散、飞氘、郑军、郑重、吕哲、萧星寒等,他们对科幻文学、科幻电影、科幻产业的理论研究和评论,导引着华语科幻事业的发展方向。

发言和对话釆用同声翻译,使论坛达到交口称赞的国际高端论坛水平。

此外,还有一支少儿科幻作家团队。 这批少年儿童科幻作家在少年中影响力非常大,比如杨鹏,他写的三套童书总发行量今年已经达到一千万册。我们从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开始,增设最佳少儿科幻图书奖。今年,我们与清华紫光教育集团及中国科普作家协会联合举办了全国高中生科幻征文大赛,将在第七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上颁奖。

在这次高峰论坛的第二单元:“时光猜想之旅”中,著名心理学家关于未来与科幻的讲演十分精彩,其与刘慈欣关于人工智能的对话充满睿智。

2016年,我们同新华网以及北京壹天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还增设了一个奖项—科幻电影创意奖,在科幻文学和科幻电影中搭起一个桥梁。这是第三步棋。

心理学家彭凯平与科幻作家刘慈欣等进行人工智能的圆桌对话

奖项6月1日启动,设金奖1名,奖金人民币50000元;银奖4名,奖金人民币10000元;入围奖10名,奖金人民币1000元。同时颁发奖杯与获奖证书。该奖项申报范围为具有改编拍摄成科幻电影、科幻动画电影、科幻网络大电影、科幻影视剧集潜质的原创长、中、短篇科幻小说或科幻影视剧本。

在这次主要由壹天公司策划的高峰论坛的第三单元“多维边界之美”中,三大好莱坞特效大师及元力影业老板杨璐对科幻产业链如何繁荣发展发表的真知灼见,发人深省。

记者:也就是不仅把科幻这两个字或一个类型文学的创作用文字来表述,而是拍成电影让更多的人感受科幻小说的魅力所在。

参加论坛的嘉宾一致认为:“科幻•中国与世界”国际科幻高峰论坛名符其实,达到了中外国际论坛的较高水准,对提高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层次,成为国际公认的世界权威科幻大奖之一,迈出了坚实的步伐。

董仁威: 对。不仅仅是电影,还有科幻电视连续剧、科幻网剧、科幻舞台剧、科幻动漫影视图书产品、科幻,有声产品、科幻美术作品、科幻玩具、科幻展品、科幻雕塑及其他科幻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