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诺大家甘愿怀着追忆旧中国吉林部界各民族人民极为悲戚的活着

2019-11-23 16:48 来源:未知

其实,由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赓将军指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早在解放云南之战,以千里疾进像秋风扫落叶样由两广、贵州日行百里,追歼逃敌时,就遭遇了疟原虫的“偷袭”,使这支百战百胜的英雄部队大量非战斗减员。那时,部队的军医卫生部门,就开始注意和积累解决这种不用枪炮的战争的办法和经验了……

这个政权,当然也有卫生官员。然而,这个官员也照样远离他的辖地,领薪而不作为。

当年,边疆人民不是一个一个地死,而是一批一批地在无助中离开人世。

作家艾芜在《南行记》中写过,由于死人太多,无法掩埋,只是把尸体往滚滚奔流的江水中一扔了事……

在云南民间,疟疾俗称“打摆子”、“瘴气”,在滇中古籍中还把它称作“瘴厉”。

疟疾对人的杀伤力极强,患病者与它几番较量,很快败下阵来。一个漂亮的小孩,患疟疾后,很快变得黄皮精瘦……

被撵压到一座小山林里的基诺族由于病灾与饥荒几乎被灭绝。

国民党统治阶级,根本没有把保护人民健康这样比天还大的事情放在心上。其实,这正是造成各种传染病大流行的最直接的人为原因。

当时,随父母在个旧,我在个旧锡业公司矿工子弟学校读小学二年级。个旧是亚热带地区,蚊虫很多。染上疟疾,记得是间日疟,隔一天发作一次。冷,可以冷得发抖盖多少被子都没用,那是从骨头里发出来的冷;热,热得浑身冒汗,像从水里拎出来似的。这场病一直带回到昆明,脱离了蚊虫密集滋生地区,才自然好掉了。这是因为得的不是重症疟疾。

读艾芜的小说,我就不止一次难以自制地泪淌满面。

那种把疟疾当作一般病来处置的态度受到了批评。一发现疟疾,即速上报,并加强医护手段与精心观察。

陈年疫病侵害,使一座滇南商业重镇沦为街道上茅草疯长,高过屋顶难以见到人影的到处弥漫尸臭的地方……

像其他所有事业一样,对危害人民极为严重的疟疫、鼠疫、天花等等疫病的防治,人民政府是在“一穷二白”的国民党反动派留下的烂摊子上起步的。

疟疾在云南流行久远,它早在后汉三国的典籍里已经较详细地记载过。唐朝诗人白居易在其著名诗篇《新丰折臂翁》里写道:“闻道云南有泸水,椒花落时瘴烟起,大军徒涉水如汤,未过十人二三死。”诗行凝练生动地描绘了疟疾流行的惨烈景况。唐朝大军开进云南境后,“非战死亡”人数之众在史册中是有记载的。

旧中国,疟患成灾。许多孩子在高烧昏迷乱语中死去……

有的,全村全寨绝灭……

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云南的人口,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人口,一直在下降。

思茅当然是有国民党的伪政权的。然而,他们为保命,在很远的地方办公,行使对百姓的治理,实际是领着薪俸而不做任何事情,反而在“口岸”上对过往百姓和商帮照样征收苛捐杂税……

在漫长的岁月里,疟疾及其他流行性传染病一直在云南这片美丽的土地上霸气地猖狂着……

当我军的军管军官,找到这位卫生官员,请其破解这到底是一种什么疾病,从卫生防疫学上存在什么问题时,他一问三不知,拿不出任何卫生统计学方面的有效资料……

共和国诞生之前,除了“三座大山”压迫人民,还有许多猖狂流行的疫病,如疟疾、鼠疫、天花……在成千上万吞食着人民的生命。

……

因疟疾辞世的人员,不断上升!

比如同在一个居民点生存,原住民如傣族兄妹就极少发病,就是发病症状也轻得多。而来自北方疟疾少发地区的我军战士,一遭疟原虫侵袭,病情就极为严重。

这场决战,比对血吸虫的宣战,开始得还要早。对后者的决战是1958年进行的。对疟原虫的决战,1950年代早期就开始了。

这种情况,震惊了各级领导与中央。

这种“欺生”现象十分明显。

抗疟大战就这样展开了。

甚至,整个城镇变为一座死城,如思茅,它是著名普洱茶的产地,却因疟疾的“扫荡”而陷落为一座“空城”。

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后来成了放逐“鬼”的最好处所。

1950年云南和平解放后,第一批进驻思茅的我军将士们,是从砍伐街巷里疯长的密实的茅草和掩埋到处都是病饿而死的人的尸体,而开始工作的。

云南军区及所属十三军、十四军、云南省军区及各军分区,都遵指令,把防治疟疾列入大事。党委议疟,成为常态。

在西双版纳,有一个地方叫葫芦岛。是一座三面被一条叫罗梭江的河流包围的孤岛。全岛原来荒无人烟。然而,这里却是一处生长着丰富的热带植物的美丽宝库。

大军区后勤卫生部门及下属各级组织,以及总医院、各军医院、野战医院,一直到团卫生队、营卫生所都加强了抗疟措施及收治病人的医治措施。

当然,父母为给我治病,花了不少钱。

我孩童时代是害过疟疾的。

由北方一路征战打到云南来的解放军部队,由于对疟疾缺乏身体内质的抵抗能力,加上水土不服,使得疟疫等疾病大量增加。

在一些民族中,由于迷信盛行,把他们无法对付的疟疾病人视为鬼,称他们为“琵琶鬼”。一旦成为琵琶鬼,有的被活活整死,有的被逐出寨子,撵入原始老林,终生不见天日……

由中国共产党与广大人民群众心连心的阶级本性所决定的,人民政府才挂牌,几乎就同时开始了云南历史上,也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有组织的全方位大规模的对疟原虫的大决战。

如果我们愿意怀着追忆旧中国云南边疆各民族人民极为悲惨的生活,翻开几乎倾一生智慧,着力于描绘云南边地少数民族生活的著名小说家艾芜的《南行记》系列小说集,我们今天仍然为艾芜高超的艺术功力所感动,更会为千百年来生存于地狱般的云南边地人民,尤其是少数民族人民而痛苦,甚或会难以控制地流下热泪……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301.net-301.net新葡亰最新网址发布于301.net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倘诺大家甘愿怀着追忆旧中国吉林部界各民族人民极为悲戚的活着